那么多年你一个人一直在走。

想了想,我现在的对于另一半的要求,聊得来是首要的,可能也是唯一的。

上周五晚,杭州初雪,我走进一家药店购感冒药。老板大哥很热情,教我怎么用医保,聊了好一会。

周日晚回杭,大雪已停,看到大哥一个人在店内蹦跳着做“保暖操”。

想来他应该挺孤独的,才会每遇到一个客人都那么兴奋。他的孤独是正向的,相信他回家之后应该是一个好父亲。

实不相瞒,最近的班加的我有点肾虚。

当问题摆在面前,我总是逃避拖延,在过程中焦虑,在事后又后悔。这大概就是我不快乐的缘故。

李诞说,我生性懦弱。
我想说,我也是。

© 脏志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